科技

UCC洗衣干洗设备性价比高2019iyiou

2019-05-14 18:41:02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UCC洗衣干洗设备性价比高

UCC洗衣干洗设备性价比高

发布时间: 来源:上海优喜洗烫设备有限公司

项目名称上海优喜洗烫洗衣加盟所属行业餐饮>小吃基本投资额1~~10万元所属公司上海优喜洗烫设备有限公司

如有加盟意向请留言,以便我们联系您!>>

裘氏。闕。

畫繢之事,雜五色,東方謂之青,南方謂之赤,西方謂之白,北方謂之黑,天謂之玄,地謂之黃。青與白相次也,赤與黑相次也,玄與黃相次也。此言畫繢六色所象及布采之第次,繢以為衣。

[疏]畫繢至次也○釋曰:此一經言次,次畫於衣之事,畫繢并言者,言畫是總語,以其繢繡皆須畫之。言繢,則據對方而言,自東方已下是也。自言東方謂之青至謂之黃六者,先舉六方有六色之事,但天玄與北方黑,二者大同小異。何者?玄黑雖是其一,言天止

得謂之玄天,不得言黑天。若據北方而言,玄黑俱得稱之,是以北方云玄武宿也。青與白相次已下,論繢於衣,為對方之法也。○注此言至為衣○釋曰:鄭云畫繢六色所象者,解經地謂之黃已上文。云及布采之第次者,解經青與白已下文。云繢以為衣者,案《虞書》云:予欲觀古人之象日、月、星辰、山、龍、華蟲作繢。是據衣如言繢,故鄭云繢以為衣也。

青與赤謂之文,赤與白謂之章,白與黑謂之黼,黑與青謂之黻,五采備謂之繡。此言刺繡采所用,繡以為裳。

[疏]注此言刺繡采所用繡以為裳○釋曰:此一經皆北方為繡次。凡繡亦須畫,乃刺之,故畫、繡二工,共其職也。云繡以為裳者,案《虞書》云:宗彝、藻、火、粉米、黼、黻、絺繡。鄭云:絺,紩也。謂刺繡於裳,故鄭云刺以為裳也。衣在上陽,陽主輕浮,故畫之。裳在下陰,陰主沉重,故刺之也。

土以黃,其象方,天時變,古人之象,無天地也。為此記者,見時有之耳。子家駒曰天子僣天,意亦是也。鄭司農云:天時變,謂畫天隨四時色。

[疏]士以黃其至時變○釋曰:此乃六色之外,別增此天地二物於衣,故於下特言之也。○注古人至時色○釋曰:鄭云古人之象,無天地也者,此據《虞書》日月以下,不言天地。云為此記者,見時有之耳者,古人既無天地,若記者不見時君畫於衣,記人何因輒記之為經典也。子家駒曰天子僣天意亦是也者,按《公羊傳》云:昭公謂子家駒云:李氏僣于公室久矣,吾欲殺之,何如?子家駒曰:天子僣天,諸侯僣天子。彼云僣天者,未知僣天何事,要在古人衣服之外,別加此天地之意,亦是僣天,故云意亦是也。先鄭云天時變,謂畫天隨四時色者,天逐四時而化育,四時有四色,今畫天之時,天無形體,當畫四時之色,以象天地。若然,畫土當以象地色也。

火以圜,鄭司農云:為圜形似火也。玄謂形如半環然,在裳。○圜,音環。

[疏]注鄭司至在裳○釋曰:先鄭云為圜形似火也,后鄭云如半環然,此亦與先鄭不別,增成之耳。孔安國以為火字也,與此別也。知在裳者,《虞書》藻火已下皆在裳。

山以章,章讀為獐,獐,山物也。在衣。齊人謂麇為獐。○獐,音章。麇,俱倫反。水以龍,龍,水物,在衣。

[疏]注章讀至為獐○釋曰:馬氏以為獐,山獸,畫山者并畫獐。龍,水物,畫水者并畫龍。鄭即以獐表山,以龍見水。此二者各有一是一非。古人之象,有山不言獐,有龍不言水。今記人既有獐有水,止可畫山兼畫獐,畫龍兼畫水,何有棄本而遵末也。

鳥獸蛇。所謂華蟲也。在衣。蟲之毛鱗有文采者。

[疏]注所謂至采者○釋曰:云所謂華蟲也者,所謂《虞書》云山、龍、華蟲。彼畫華蟲,次在龍下。此文亦次龍下,故知當華蟲也。言華者,象草華。言蟲者,是有生之總號。言鳥,以其有翼。言獸,以其有毛。言蛇,以其有鱗。以首似鷩,亦謂之鷩冕也。故云蟲之毛鱗有文采也。《虞書》有十二章,於此惟言四章,又兼言天地,而不云日月星藻與宗彝者,記人之言,略說之耳。

雜四時五色之位以章之,謂之巧。章,明也。繢繡皆用五采鮮明之,是為巧。

[疏]注章明至為巧○釋曰:此經總結上文也。上有六色,此言五者,下別言素功,故言五。或可玄黑共說也。

凡畫繢之事,后素功。素,白采也。后布之,為其易潰汙也。不言繡,繡以絲也。鄭司農說以《論語》繢事后素。○為,于偽反。

鍾氏染羽,以朱湛丹林三月,而熾之。鄭司農云:湛,漬也。丹秫,赤粟。玄謂湛讀如漸車帷裳之漸。熾,炊也。羽所以飾旌旗及王后之車。○湛,子潛反,或子鴆反,又音鴆。秫,音述。漸,子潛反,下漚漸同。

[疏]注鄭司至之車○釋曰:染布帛者,在《天官染人》。此鍾氏惟染鳥羽而已,要用朱與秫則同,彼染祭服有玄纁,與此不異故也。案《染人》云春暴練,夏纁玄,注云:凡染,當及盛暑熱潤,始湛研之,三月而后可用。若然,云以朱湛丹秫三月,而熾之,熾之當及盛暑熱潤,則初以朱湛丹秫,當在春日豫湛,至六月之時,即染之矣。玄謂湛讀如漸車帷裳之漸者,讀從《衛詩》也。云羽所以飾旌旗及王后之車者,《司常》云:全羽為旞,析羽為旌。自馀旌旗竿首,亦有羽旄,《巾車》有重翟、厭翟、翟車之等,皆用羽是也。案《夏采》注云:夏采,夏翟羽色。《禹貢》徐州貢夏翟之羽,有虞氏以為緌。后世或無,故染鳥羽,象而用之,謂之夏采。此是鍾氏所染者也。

淳而漬之。淳,沃也。以炊下湯沃其熾,烝之以漬羽。漬猶染也。○淳,章均反,注及下同。

[疏]注淳沃至染也○釋曰:上熾之,謂以朱湛丹秫,三月末乃熾之,即以炊下湯淋所炊丹秫,取其汁以染鳥羽,而又漸漬之也。

三入為纁,五入為緅,七入為緇。染纁者,三入而成。又再染以黑,則為緅。緅,今禮俗文作爵,言如爵頭色也。又復再染以黑,乃成緇矣。鄭司農說以《論語》曰君子不以紺緅飾,又曰緇衣羔裘。《爾雅》曰:一染謂之縓,再染謂之窺,三染謂之纁。《詩》云:緇衣之宜兮。玄謂此同色耳。染布帛者,染人掌之。凡玄色者,在緅緇之間,其六入者與?○纁,許云反。緅,側留反,劉祖侯反。復,扶又反。紺,古闇反。縓,倉給反,范倉亂反。窺,敕貞反,本又作-,亦作赪。與,音馀。

[疏]注染纁至者與○釋曰:凡染纁玄之法,取《爾雅》及此相兼乃具。按《爾雅》:一染謂之縓,再染謂之窺,三染謂之纁三入謂之纁。即與此同。此三者皆以丹秫染之,此經及《爾雅》不言四入及六入,按《士冠》有朱纮之文,鄭云:朱則四入與?是更以纁入赤汁,則為朱。以無正文,約四入為朱,故云與以疑之。云《論語》曰君子

2011年莆田零售上市企业
传统服装零售已经崩坏这个美国人开了一个药方
冷链物流_智慧物流-冷链物流头条新闻资讯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