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思念可否终结在陌路

2018-11-06 09:34:06

思念,可否终结在陌路

“永不再联系!”桥恩声音沙哑的说,目光落在千里之外。

“永不再联系!”重度脑瘫治愈彩霞嘴唇颤颤的重复了一遍,同样目光游离在天际。

迎着柔和的春风,徜徉在美丽的松花江畔。夕阳西下,久久的凝望后,明眸凝结着离伤的泪就要溢出眼眶了,他们依然微笑着祝福与拥抱,把苦涩的离愁悄悄的洒落在彼此的衣背,碎了好多瓣儿,也浸痛到骨子里。直到分别这一刻,他们也没说一句真爱彼此的话。对背而行,直到今生永远看不见为止,唇角儿涔涔而下的血液,在胸襟绽放出一朵朵深浅不一的玫瑰,芬芳在记忆的花海不言凋零。

“思念,可否终结在陌路?”彩霞轻轻的问身边三月的柔风,即而又追问四月的细雨,谁都没有回答的声音。彩霞无奈的寂寞着继续前行,寻找着能给予她答案的,而又一时找不到答案的蓝天、白云、滔滔而逝的一江春水……

一年,就这样在彩霞的寻寻觅觅中送走了。

垂柳轻轻的拂过彩霞因久久游离在阳光下,而绯红且浸着汗泽的脸颊,留下一丝柔柔的清爽与抚慰。夕阳渐去,彩霞有些累了,便径直走向她曾眷顾过无数次的,那块儿长方形的青石板。它不显眼的藏匿在岸边的杂草丛里,被阳光拂拭的温暖与光亮,更因为曾见证过一段只可会意不可言传的爱情而念念不忘。彩霞不喜欢把自己弄的像温室的花儿似的一样娇宠,惟恐阳光游览自己白嫩的肌肤,以至容颜衰老。她喜欢苍凉背后的成熟,理解为另一种魅力。

彩霞习惯的俯身向一侧吹了吹刮落的灰尘,慢慢的坐了下来。到了这个时间段,旅游观光的过客已逐渐散去,江边一片宁静不在人嚷船鸣。扫视着青石板四周草蕊发出的悠悠春意,嗅醉着马蹄莲散发出的淡淡清香,脚下的一江春水碧波荡漾,一路漫过零星的碎石,向着夕阳缓缓而去,记忆的花絮也不自觉的潺潺流淌……

四年前的一个雨后黄昏,彩霞独自撑着淡紫色的茄花不满的雨伞,在江堤的垂柳下漫无目的的向前踱着步子,耳边不时回鸣着刚刚还满屋子蔓延的吵骂声。

“咱们的日子我看是没法儿将就了,你这样无休止的猜忌让我实在忍受不了了,不幸,离了吧,大家都解脱了。”彩霞有些乞求的对丈夫说。没有一丝感情在里面,她有些吃惊于自己的无情。这些许年来,这个家小打小闹就没断过,以前她还傻傻的认为那就是传说中的过日子的磕磕碰碰,那就是传说中的爱情,五颜六色的爱情,五味聚全的爱情。而今,彩霞突然特憎恶自己如出的想法,是如此的幼稚不堪!

“那有那么便宜的事儿,以前干啥去了?脑袋让驴踢了。我从来没装多有文化、多有钱骗你,更没你那么鄙夷,丢了这个再捡个那个,你那叫有素质、有文化的人干的!呸!……”丈夫喋喋不休的怒吼漫骂着,又是没完没了的闹腾。彩霞真后悔以前告诉他自己在他以前恋爱过,本是选择婚姻理所坦诚的事,却成了日后吵架的祸根。趁着他回身拿烟的空儿,忙不迭失的穿过客厅顺手拿起门边儿的淡紫色茄花雨伞,消失在茫茫雨幕中。她男人爱面子彩霞比谁都了解,是不会追出来弄的四邻皆知的。所以,放慢了脚步,这样的雨天彩霞经历了多少,她自己也数不清了。

这一次,彩霞没有象以往那样回以叱责,孩子一周岁时他撇下她们娘俩在外面游荡了八个月,都做了些什么她不得而知,其中不凡有对不起自己的她想。彩霞厌倦了婚姻带给自己的无休止的争吵,更厌倦那没有结果的答案。没意义的,她累了。也不在意曾经刻骨的恨意,似乎这一切都不再和她有任何关系了。

彩霞曾说过,当爱情拥有时,婚姻里谁都在意发丝那么细微的细节。因为这一片净土紧属于相爱的两个人,自私的不允许玷污与践踏。春暖花开时亦芬芳四溢,飞雪飘扬时亦温暖如春,这才是彩霞梦想的婚姻,也是结婚的理由。

而今,她的初衷在烟雨中破碎、涕泣。

而她,却木然的一片空白……

望着近在咫尺的雨珠跌落江面,她好生羡慕,原来无声的世界里还有如此的自由与美好,不自禁的沉醉于朦胧的向往之中,潜意识的去捕捉这不着边际的幸福,而渐渐的飞向梦境。没有丝毫的恐惧与惆怅,仿佛飘渺的江面就是寻找着的世外桃源。

“喂!”来自远古的召唤,似乎飘进她的一侧耳鼓又穿过另一侧而飘远。

“等等!别往前走了!那位女士!”依旧是复古的声音见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喊到。

“你危险了!这个没有心的女人!回来!你快回来呀!”仍旧是复古的声音焦急而恼怒的吼叫着。

彩霞讨厌这个打扰她醉梦的噪音。于是,加快了前行的脚步,向着所谓的幸福边缘努力靠拢着。

渐渐的水没过了胸口,水的浮力让她身子不听使唤的左摇右晃起来,喘息也有些力不从心,仍不曾停下希望的脚步,情感依旧缠绵着美好,幸福着她即将有曙光的幸福。水,越来越深。岸,越来越远。浪潮翻滚着汹涌而至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茫然在视线之外了,身体在旋涡的狂卷中挣扎着缓缓沉去……

“醒醒!醒醒!快醒醒!”一连串儿的呼唤。牛皮癣影响学

“讨厌!讨厌!真讨厌!”彩霞恼羞成怒的叫喊着,奇怪只有自己能听见。

“你说什么?大点儿声,别怕,没事了。”那个焦急的声音夹杂着安慰的味道。

“讨厌,讨厌,讨厌!”彩霞一叠声的嘟嚷着,却再也喊不出,真讨厌,三个字。她想自己从来就没害怕过,是身体久浸冷水的自然颤栗而已。但,带有安慰的温暖分明触及到她心底脆弱的那部分,澎湃的泪潮再也不受控制的一泻千里,凄凄苦黄昏,何须留下这虽生犹死的残魂呀!彩霞心中默默哀叹没人能懂她。

“为什么这么做?”彩霞连眼都没睁的问。她没有答谢的意思,甚至懊恼他的多管闲事,身子一如他初放时那样蜷缩着。其实,彩霞算是够幸运了,没呛几口水就被救上来了,以至于比没呛水时还清醒。

“也许因为我们都经历着不幸吧,更或许是人道主义的驱使,反正见到了就一定要救什么都不为。我不会劝别人,但,无论你经历着怎样的痛苦,我都不赞同你如此懦弱的行为与做法。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已婚或者有没有孩子,起码你该有亲人,你的如此举动就是不负,你懦弱的不敢自己承担,就让至亲至爱的人去分承你、连同失去你的痛苦,你能说你不懦弱你不自私吗?”他一改刚才的温和近乎愤怒的指责道。

“哦!”彩霞有些吃惊了,迅速的撩了他一眼。

“怎么是你!天天晚上六点”她诧异的嚷了出来,即而又因为自己的言词太过于准确而嘎然而止,身子也因起的过猛而弹了出去,幸好他眼快手快才幸免满脸泥浆的尴尬。但,他的胸膛却轻微的震痛了一下。

“怎么?你认识我?”他也颇感以外的回问到,有些窘迫的向后挪挪身子,以至于能和她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。衣衫边儿有水珠跌落草丛滴滴哒哒。

“不,不,我常来这里坐坐,偶尔会看见你在堤岸上的柳树下静坐吸烟,就这样。”彩霞怕弄出误会一连的否着。她也同样窘迫,为自己刚才语言的精密度和行为的冒失。重新坐回湿漉漉的青石板,彩霞羞涩的像十八岁的少女低垂着眼睑,其实她不得已说了谎。已经注意他很久了,不是故意的这是真的。因来江边儿久坐的人很少,一般都是闲溜达的,随来随走了,真正逗留的无非那么几个人,时间长了自然记住了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。但彩霞注意到他好象对自己的不认识有一丝失落,很快又不见了。

“桥恩,黑河分公司调入哈总公司的投标项目经理,四十一岁,一个六岁女孩的父亲。”咱们重新介绍一下,认识就是缘,交个朋友吧。桥恩衣衫尽湿而冷的有些嘴唇发抖,以至话里夹着颤音,却不凡男子汉的豪放与洒脱,并伸出与脸相比而显得过于细致的手。他有一口洁白的牙齿,奇了怪了,他的香烟不熏牙呀?彩霞纳闷着没好意思问,毕竟刚认识没熟到那地步彩霞清楚。他没提女人丝毫。

“顾念慈,朋友都叫我念慈。以前是幼儿教师,现在赋闲在家无所事事。三十岁而且有家和一个七岁的儿子。”彩霞简捷明了的回了桥恩,单单没提她老公只言片语,不是想隐瞒什么或有什么想法,是在这个世界上她很想忘了老公的存在,这个折磨她心灵八年的男人。她后悔当初年龄小匆匆的嫁了个志不同、道不合的臭男人。但,儿子却是她一直以来引以为荣的骄傲,无论那里儿子都像极了自己,这也是她存活到现在的支撑和希望。彩霞的手和冰一样儿。

彩霞的鞋子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折腾被江水冲走了,丝袜也弄破了,脚掌被水中的锐利棱角割出很多程度不同的口子,伤口冒出的鲜血合着泥沙一并淌向青石板。单薄的衣衫因为尽湿紧贴着皮肤,轻颤的身体处处清晰可见,桥恩却没有一点儿男人的想入非非,没人知道这个女人带给桥恩多大的痛和乐,就像没人相信天下有那么多,寸事一样。

“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,看,都还免费淋浴着。如果是三伏天占点便宜也就算了,反正是自然资源,可此情此景,惨了点儿,哈哈哈……”他幽默的说眼光却结实的停在彩霞还在浸血的脚掌上,看得出他的焦急。

“哦。”她应着感到茫然,桥恩是个细心体贴的男人她想。却不善于伪装,她以女人特有的细腻早已洞察了一切。这让她好生感激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。现在这个样子是不适合回家的,老公一定又会嘲弄讥笑她一无事处,该到那里去呢她在心里自问着没有头绪。

“不介意,我带你去个地轻度抑郁症症状抑郁症避免方,即清净又舒服,保你满意。”桥恩看出彩霞的为难建议到。

彩霞怔怔的望着桥恩半响没反映,神情一如刚才那样恍惚混乱。

桥恩一声不响的抱起彩霞,他想她一定是在精神上受过刺激。他恨那个把彩霞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人,无论是谁,从今以后他都不允许,心中暗暗发着誓。怀里这个轻飘飘的躯体使他心痛到了极点,真想把身体里所有的温暖包括爱都给她,十二年了,那个至爱的听雨,虽然阴阳两隔,却一直活在桥恩的内心深处。桥恩相信是自己的执情感动了苍天,让他一年前一次无意的江边散步发现了彩霞,一个如出一辙只是年龄相差的女人。从此,他天天下班除了不得已的应酬外,他会准时出现在江堤的柳树下,结婚时戒掉的香烟自然的捡了起来。居高临下可以更清楚的看清那个梦一样飘渺的女人,自己的听雨别人的老婆。这个时间段里的每分每秒,都是他快乐也是痛苦的享受与煎熬,无数次他冲动的差点跑进她的世界。但,年龄还是让他成熟与沉稳的镇定下来,他不可以如此的冒然,怕惊吓住她既而失去紧有的这点无人知晓的权利。每当看见彩霞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的流泪,他的心被一点一点的撕裂了,浸着粘稠的血浆。

到家了,他自言自语的说着,就这样想了一路,阴雨天又是夜幕来临的时候,没人有闲空儿或心情去关心那个男人怀里抱个女的,都啥时代了,大家都是见怪不怪了。四周扫了扫见没熟人,打开门闪了进去,借着昏暗的灯光才发现彩霞睡着在他的怀里,要不这么安静呢他想。

保姆王姐听见客厅有动静知道是先生回来了,走了出来。揉揉眼睛,再揉揉眼睛,确定自己不是老眼昏花,先生怀里抱着个女的,她差点惊讶的呼出声来,也同样是年龄让她硬声声的忍了回去。

“王姐,请你到通宵的药店去买一瓶红汞药水和一包脱脂棉回来。我急用这里有我,你快去快回,注意安全。”桥恩永远是个礼字当先的的男人。

桥恩轻轻的把彩霞放在沙发上,看来她是太疲倦了睡的依然那么香甜,桥恩仔仔细细的用温水清洗着幼眼能触及的伤口,然后,小心翼翼的上着红汞,王姐知趣的走回到自己的房间,这是她一年来次看见先生带回女人,而且如此关爱,想比情况不一般。桥恩把电暖风打开放在彩霞的不远处,这样衣服一会儿就干了,不用打扰她换睡衣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,明天精神会好些他快乐的笑了,没人看到。

彩霞熟睡的样子真好看,像个孩子桥恩一眨不眨的看着。一夜没睡,这是他十二年来幸福的一夜,比搂着老婆还幸福,因为老婆不一定是自己的,而眼前的却是的影子,而且她是善良的凭知觉他的判断不会错。

彩霞一睁眼着实吓了一跳,桥恩红着双眼直视着自己,那样子好象要把自己吃到肚子里去,而眼前的一切更是哑然,这里简直是宫殿,不是金碧辉煌而是古香古色的,幽雅清新。后来知道这是桥恩的家。相框里那个甜美娇笑的女孩不是自己吗?她目瞪口呆的傻了,同样后来她知道那女孩叫听雨,十二年前死于血癌。再后来知道桥恩有一个婚后七个月降生的女儿,健康足月,彩霞没听糊涂她也是一个男孩的母亲,桥恩姐夫的一句玩笑话让三十几岁的他翻然醒悟,婚姻在港湾里触礁零落。孩子自然的跟了母亲,但,桥恩爱那个叫了他六年爸爸的女儿,经常在上关注孩子的成长,他也体谅前妻被骗的苦衷,他说前妻很温柔也很贤惠,是个好女人,可自己就是拐不过那个弯儿。

接下来的日子彩霞经常光顾这所给予她无限快乐的港湾,蜷缩在某一角落等他归航,两个人快乐着幸福着,桥恩完全像个父亲和哥哥呵护着彩霞,而彩霞却像妹妹和女儿一样乖巧,光阴在彼此的了解与安慰中悄然溜走。

一路走来,相互扶持,相互鼓励。牵挂着彼此的冷暖住行,上一句明晚聊,似乎成了第二天活着的动力与目标。黑夜里静静的陪着不远处的寂寞安逸的孤独着……

桥恩渐渐的发现,彩霞痛苦在他与自己的家之间。

其实,他们都清楚,彩霞的儿子需要的永远是那个满腹经纶、万事难不倒的桥伯伯,那个在他考了第二依然夸奖他是棒的桥伯伯。孩子的爱永远局限在父爱之外,他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却是很地道的父亲,父子俩常称兄道弟,亲热得不得了,很是让人羡慕,这也正是在桥恩退出的理由,桥恩爱彩霞,她知道她的快乐离不开孩子,而自己的介入只能让她失去不该失去的幸福,她老公不会把孩子给她这是,孩子不会接受自己做父亲是其次。血浓于水的亲情不是彩霞和桥恩所能改变的,他爱彩霞他选择离开,不希望彩霞难在他与孩子的选择中,他是男人他没理由和孩子争幸福。

两年后的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桥恩辞去工作去了南方的某所城市,就是开头的那个场景。与她告别他们聊了一整天,惟独没提去了那里,彩霞也没问,她知道是桥恩故意这么做的,不想再有任何瓜葛了吧她想,自己没有给他未来的能力也就别再趔绊他前行的脚步,在情在理她彩霞都不应该那么自私,她爱他,不希望他孤独终老。沉默是金,什么都没发生,而且也真的什么都不曾发生。但,这在骗谁?彩霞还是桥恩?衣襟上凝结的血玫瑰诠释了一切执爱!

青石板悠然自得的孤独在原地,光阴默默的佛过它每一寸肌肤,留下柔滑与细腻的纹理,一如曾经的爱情……

“你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幸福吗?”彩霞轻轻的问十五的月亮。

“你是分分秒秒中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孤独吗?”又淡淡的问漫天繁星。

“你是平凡而仓促的邂逅吗?”彩霞幽幽的仰问划过天际那颗流星。

“思念,可否终结在陌路?”彩霞依旧问着那无语的蓝天、白云、滔滔而逝的一江春水……

依旧没有回答的声音,彩霞寂寞的守着那块青石板,望着堤岸上的垂柳下出神。

铝方通厂家
洒水车厂家
野花组合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